新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女神的全能鑒寶師 > 第387章 陷入輿論
    沈家的家境也很不錯。
    但因為沈琳琳的父母忙于做生意,所以都沒有時間管教一下孩子。
    蘇晨在沈琳琳家,陪著她的父母說話,同時也在協和她和父母之間的關系。
    以前,沈琳琳都沒有什么機會和父母進行交流。但現在,在蘇晨的話題引導下,沈琳琳和父母的交流越來越多。
    父母擔心沈琳琳會多想,他們總是會問沈琳琳一些細節。沈琳琳也將自己的心里想法告訴了父母。
    雙方的交談越來越敞開心扉了。
    一番交流下來,效果是很好的。
    蘇晨望著沈琳琳,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。這樣的結果往往是最好的。
    “你們就是要這樣多加交流,有什么事情,你們都不要藏在心里,而是要告訴彼此。我希望你們家和萬事興。”蘇晨笑著說道。
    “謝謝蘇晨哥哥。”沈琳琳說道。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先去吃飯吧。我已經做好飯菜了。”沈琳琳的母親聽到了廚房中燉湯的聲音響起,笑著說道。
    這最后一道菜也完成了,她便是邀請蘇晨一起去吃飯。
    沈家的人真的是太熱情了,蘇晨在沈家的熱情邀請下,都有些不太習慣。
    “嗯?”蘇晨驚呼了一聲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琳琳的母親彎道。
    “這菜真的是太好吃了。阿姨,你是怎么煮的?”蘇晨贊嘆道。
    聽到了蘇晨的話,沈琳琳的母親跟蘇晨講起了這一道菜是怎么做的。沈琳琳看著眉飛色舞的母親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之前,她一直覺得父母難以交流。
    可蘇晨轉眼之間,就將父母逗得很開心。
    她似乎明白了和父母的相處之道了。
    其實,她也是一直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事情,而從來都沒有嘗試著站在父母的角度去想事情。關系和諧,那是因為都設身處地地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。
    “阿姨真厲害。”
    “叔叔你懂得真多。”
    沈琳琳不時地聽到蘇晨對自己父母的稱贊。而沈琳琳從來都沒有稱贊過自己的父母。
    “爸,你以前不還有一個拿獎的作品嗎?你拿出來讓蘇晨哥哥見識一下。”沈琳琳笑著說道。
    這時候,沈父有些意外地看了沈琳琳一眼。
    女兒之前可都沒有夸獎過他。不過,面對著女兒的夸獎,沈父的內心是很愉快的。他馬上去找自己的獲獎作品了。
    沈琳琳看了蘇晨一眼,蘇晨笑著對她點了點頭。
    這一頓飯下來,大家都交流得很開心。
    然而,在蘇晨吃飯的時候,許大師的尸體被人發現了。
    監控里顯示,蘇晨是最后一個進入許大師住處的人。而且后邊出入許大師家的人,雖然看不清臉,但也是穿著蘇晨的衣服。警方初步判定是蘇晨。
    法醫再推算許大師的死亡時間,正好和蘇晨出入的時間對應。
    于是,警方找到了蘇晨的聯系方式。
    蘇晨正在和沈家父女說著話。結果,他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。蘇澈接通了電話,不由問道:“您好,請問您是?”
    “我是津南市的警察,您是蘇晨先生嗎?”電話那頭的人問道。
    “是的,請問您有什么事情?”蘇晨問道。警察不可能無緣無故過來找他的。那就意味著可能有些事情要發生。
    “我想請您協助調查一下。您現在在哪里?”警察問道。
    “我現在在一個朋友的家里。”蘇晨說道。
    “那么你今天有去過許峰的家里嗎?”警察又一次問道。
    蘇晨點了點頭:“有的。我今天是拿著翡翠去給許大師加工。警察同志,許大師怎么了?”
    此時,蘇晨內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。
    “許峰死了,是被人殺死的。我們在監控上看到最后進出的人是你,死亡時間也是在那前后。蘇晨先生,請你過來許峰先生家中協助我們進行調查。”警察說道。
    “什么?許大師死了?“蘇晨的內心十分地震撼。
    他站了起來,說道:“我馬上就去。”
    沈琳琳有些擔心地對蘇晨說道:“蘇晨哥哥,你遇到什么麻煩了嗎?”
    “沒事,我去去就來。”蘇晨笑著對沈琳琳說道。
    但沈琳琳拉住了蘇晨的手,說道:“不行,都已經有人死了。你還說沒事。我不相信蘇晨哥哥會殺人。你一直都跟我們待在一起,我們可以幫你作證的。”
    “琳琳,不用了。這件事情我自己去面對就好了。我不能夠將你們牽連進來。”蘇晨說道。
    “蘇晨哥,你幫我的時候,你就不求回報。現在我好不容易才能夠幫你做點什么,你也不應該拒絕我。”沈琳琳說道,“我一定要跟過去。”
    “是啊,蘇晨。我們家因為你而解決了家庭矛盾。我們相信你不是會殺人的人,所以,我們一起去幫你作證。”沈父說道。
    一旦牽扯進去了這件事情,無疑是會很麻煩的。
    但沈家三口都毫不猶豫地愿意出面幫蘇晨作證。
    “謝謝。”蘇晨很感動。
    他雖然幫了沈琳琳一家,但是他沒有想過要回報。
    “我們趕緊走吧。不要讓警察同志等的太久了。”沈父說道。
    四個人進入了車子里。
    當蘇晨進入了許大師家里,他見到了許大師的尸體躺在地上。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。
    剛才他還能夠見到活生生的許大師,但現在許大師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。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將翡翠拿到你這邊加工,你或許就不會有事情了。”蘇晨苦笑不已,“許大師,你一路走好,我一定會幫你找出兇手的。”
    不過,警察們還是有些警惕地看著蘇晨。
    “蘇晨先生,我需要你配合我們做一下調查。”有一個警察說道。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蘇晨點了點頭。
    警察先是做好了筆錄,緊接著,警察問道:“蘇晨先生,最后那個人是你嗎?你怎么不露臉?”
    “不是我。我在監控中離開的時候,我是有露臉的。然后,就有人想要綁走沈琳琳,從我的面前經過。我就去解救沈琳琳了。不過,我也不知道綁架沈琳琳那個人的身份,他也逃走了。再之后,我就將沈琳琳送回家了,一直和沈家的人待在一起。”蘇晨說道。
    “你和沈家的人是什么時候認識的?”一個警察說道。
    “今天才認識的。”蘇晨說道。
    警察望向了沈琳琳,問道:“他說的是真的嗎?”
    “嗯。我和爸媽吵架,所以我想自殺,是蘇晨哥哥救了我。這件事情警察也是知道的。而后邊,蘇晨哥哥,又救了我一次,和我們一直待在一塊兒。”沈琳琳說道。
    這些本來是沈琳琳的黑歷史,但是沈琳琳為了救蘇晨,毫不猶豫地說了出來。
    “馬上去調查清楚有沒有這一回事?”警察說道,“謝謝你,沈小姐。”
    “沒事,蘇晨哥哥是一個好人,他絕對不會亂來的。”沈琳琳說道。和蘇晨認識的時間雖然很短,但是沈琳琳對蘇晨莫名地覺得信任
    感受到了沈琳琳的關懷,蘇晨說道:“謝謝你,琳琳。”
    “我們會做出公正的調查的。”警察也說道。
    他望向了蘇晨:“蘇晨先生,那么許峰先生平常有得罪什么人嗎?”
    “應該沒有,許大師是一個玉器制作大師。他平常醉心于制作玉器,都懶得參與人際交往。我也是因為鑒寶水平夠高,和他有共同話題,他才和我有接觸。不過,更多時間都是我來找他。”蘇晨說道,“他買什么東西基本都是在網絡上,要說他得罪了什么人,導致對方要殺他。我的心里是不太相信的。”
    “最后出現的那個人到底是誰?蘇晨先生心里有什么想法嗎?”警察問道。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一定會將他找出來的。許大師是我的朋友,我絕對不會讓他死的不明不白的。”蘇晨認真地說道。
    蘇晨有了人證,而且在沈家也有監控。
    所以,警方覺得是有人在故意冒充蘇晨。
    警察讓蘇晨離開了。
    但是,玉器大師許峰的死,還是被津南市各大媒體爭相報道了。
    那些標題上邊,都將蘇晨塑造成為了一個殺人兇手,博取了眼球。
    第二天,珍寶閣外邊包圍了不少人。
    “蘇晨,你這個殺人兇手。你和許大師就算是有不愉快的地方,你也不能夠動手殺人啊。那是你的朋友。我之前還以為你是好人,我特別崇拜你。但現在看來,你做的事情讓我覺得很惡心。”有人說道。
    “你這種兇手,就應該被抓起來。蘇晨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。你無法一直這么逍遙法外的。”也有的人開口說道。
    旁邊,有的人勸解道:“我覺得這件事情可能有些誤會。我認識的蘇晨先生,絕對不是這樣的人。你們聽蘇晨先生好好地說說。”
    “放屁,蘇晨他就是這么地卑鄙。你們都不夠了解他。做古玩生意的人,其實很多都很黑心。大家一定要揭發蘇晨丑惡的嘴臉。”
    不得不說,媒體的報道真的很能夠引導輿論方向。很多人對蘇晨粉轉黑。
    珍寶閣的大門本來是關著的,但是蘇晨站了起來,就要出去。
    “蘇晨哥,你現在不能夠出去。”林晚晴說道,“現在大家都已經失去了理智,你如果出去的話,你會有危險的。”
    “沒錯,蘇晨哥,讓他們發泄一下,等他們的情緒發泄完了,他們就會離開的。”黃川也對蘇晨說道。
    他們一左一右地拉住了蘇晨的手。
pk10最牛稳赚计划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