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女頻頻道 > 劍靈仙穹 > 第59章 玄鳥翼羽
    若說世間有什么物質能將陰郁黑色演繹出神圣感,那么就算是痛恨玄鳥的拂衣都不得不承認,唯有它們的羽毛能在邪惡與神圣中達到完美平衡。

    玄色總能帶給人一種沉郁陰森之感,若某處開始大面積生出玄色,趨吉避兇的生靈們絕對會因“不祥”等理由繞開那一處。

    著玄色衣裙固然能顯得人沉穩可靠,但卻始終甩不開陰沉的刻板印象。當然,色彩本無實質意義,賦予它們意義的還是生靈。

    黑色代表的“陰”原本只是無好無壞的中性詞,但因道法逐漸完善,由“陰”生出的許多種修煉法門成了“惡”的代表。

    譬如邪修魔修,或是以吸收陰氣進階的采補之道。時間一長,黑色與邪惡染上了一絲聯系,令人本能地想要遠離,無論如何都與圣潔二字扯不上關系。

    偏偏一身羽毛烏黑泛藍的玄鳥,在讓人感到沉郁陰森的同時,也讓人感到它的莊嚴神圣不可侵犯。這一族在玉簡中留下的投影,都能讓一名心智不堅的修士頓生誠服之心。

    是以當看到裂縫中鉆出的羽毛全貌時,拂衣就不覺得剛剛那股力量有什么難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根完整無損的玄鳥翼羽。其中蘊含的力量十分內斂,沒有露在表面的鋒芒,但拂衣完全不懷疑這力量一旦爆發,即可與天地自然的力量相抗衡。

    磅礴浩瀚,令人見之生畏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元嬰期玄鳥的羽毛,”拂衣低聲吶吶道,“也不是化神期。”她無法從感受到的力量來斷定,這根羽毛究竟屬于什么境界的玄鳥,就像站在海邊的人說不清遠海究竟有多深,因為太過渺小,沒有丈量海洋的能力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這力量遠遠強過了下域巔峰元嬰圓滿,也強過了她曾抵達過的化神初期,她隱隱感覺到這力量屬于比上域巔峰還要高的境界,但這猜測讓她更加迷惑不解了。

    若這羽毛的原主那樣強大,拔掉這根羽毛的人或妖獸又會是什么境界?難道真的無所不能,所以才讓遠古的生靈們迷信崇拜?世間真有這樣的存在么?這豈不是成了外域那些凡俗國度所說的的“神明”?

    可是這世間哪有什么神明?至少玉簡記載的歷史里不存在這樣的東西。拂衣靜靜看著那根幾乎堪稱完美的翼羽,忽然想到剛剛那枚六角形碎片裂開后,使得殿中青色靈光碎裂的場景。

    玄鳥是創造空間的妖祖,若它出現時沒能控制好力量,許是會讓空間扭曲變形,使無法被尋常力量改變的光都碎裂開來。

    至于那枚六邊形碎片,拂衣認為極有可能是器靈原身的殘片。器靈從一開始就表現出對這場機緣的篤定,顯然是早就知道這里埋藏的是什么寶物,若是它的原身,那么感應起來自然十分輕松。

    器靈原身本就具有空間屬性,強盛時期能夠容納玄鳥翼羽倒也不是沒可能,只是如今成了碎片,又因為剛剛被他們四個刺激了一陣,自然無法再裝下這根翼羽。

    拂衣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若真如她猜測的這般,那么說明她沒有倒霉到一碰寶物就消失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玄鳥翼羽啊。”拂衣走神之際,長離有些失落地嘆了口氣。他原本以為會是某種對妖修有助益的寶物,結果情緒都調動起來了居然就只看到這個。

    “羽毛這種東西真的沒什么好稀罕啊,我自己也有的是,咳,雖然現在還沒有,但是我會努力長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長離對這根羽毛全無興趣,眼中還有幾分明顯的嫌棄,轉眼對拂衣與鐘韻道:“你們倆搶吧,我來做個裁判,誰打贏了誰就收起來,不許耍賴啊。”

    鐘韻滿頭黑線,連忙擺手道:“我不想跟拂衣打,她會打死我!”

    拂衣:“......”說得她好像沒分寸似的,朋友嘛,頂多打到鼻青臉腫就會收手,怎么可能下死手呢?不過在這兒為玄鳥翼羽打一架好像說不過去,何況她本來也不愿意和鐘韻打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把翼羽收起來,你們倆決定好誰要我就給誰。”長離見那根黑色羽毛已經漸漸平靜下來,沒有再向外散發那股可怕的力量,于是收了陣盤祭出防御護罩緩緩朝前靠近。

    沒有了陣法的隔絕,拂衣更能清晰地感應到翼羽的氣息,不知是否經過某種煉制,里面屬于玄鳥的靈息淡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世間生靈都有屬于自己的特殊靈息,同一族群的妖獸氣息相仿,卻不可能完全一樣,這根翼羽中的特殊靈息全都被煉化了,就像是故意被抹去了身份標識,不讓翼羽與原主有任何聯系一樣。

    拂衣想到自己儲物袋里戾霄的翼羽,她不敢用來煉制本命劍正是因為里面蘊含著戾霄的氣息,若凝入劍中很容易受到戾霄影響,而眼前這一根完全不存在這樣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拂衣,你是不是想要啊?你想要你就直接說啊,這樣眼巴巴地看著羽毛,羽毛就會飛到你儲物袋里嗎?”鐘韻調侃地笑著,又故意做出一副痛心的模樣道,“唉,誰讓你屢次救我,這毛就讓給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放棄得太快了吧!”拂衣驚訝地看向她,說不震撼是不可能的,若是尋常珍品也就罷了,這可是找遍三千域甚至上域都不可能找出來的極品寶物,鐘韻竟然連爭取一下的意思都沒有。

    拂衣是當真想過,若鐘韻提出想要這根翼羽,她會毫不猶豫地拱手相讓,畢竟她還有一根,哪怕用不上也能換靈石嘛。“你不是要煉制本命刀么?翼羽融煉進去會有空間屬性,進階之后簡直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啊!”

    鐘韻嘿嘿笑著道:“我就知道你要這么說,其實我的本命刀材料早就備好了,都是雷屬性,我爹娘找了好些地方才湊齊一份最適合我的材料,強行加入這翼羽有利有弊,若是不加,反而全是利。”

    拂衣想了想,悄悄湊到鐘韻身邊,將儲物袋中放置戾霄翼羽的盒子拿出來塞到她手中。“這個你拿著,外面那根我取走。”

    鐘韻好奇地探入神識一瞧,待看清后瞪大雙眼好半天沒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這時長離已經伸出手來碰到了玄鳥翼羽,泛著幽藍光芒的羽毛浮在他手心之上,溫順得像是被馴服后的獸。

    “你們商量好......”話還沒盡,他身旁的靈光裂縫中突然鉆出一道身影,如一陣疾風,試圖卷走掌心的翼羽。
pk10最牛稳赚计划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