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玄幻奇幻 > 六格神裝 > 第9章:下毒!
    “要不,還是問問淵兒的意見?”

    兄弟三人久不做聲,最終還是向北辛先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北辛!”

    皺起眉頭,向文棟壓根就不想同意這件事,對于向北辛的提議他直聲喝止!

    “好,就問問淵兒的意見。”向樂山反倒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見兩個弟弟,都同意了,向文棟張了張嘴,終究沒有再開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晌后

    被叫來的向淵看著面前的父親和叔伯,干脆道:“可以,這趟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淵兒,你可知此行有多危險,那群山匪殺人不眨眼,你縱有武藝傍身,也不可魯莽啊。”向文棟切聲勸誡道。

    “大伯放心,小侄心中有數。

    兩三蟊賊而已,算不得什么。”本就有一身斐然武藝的向淵,在得到僵尸牙鏈后,實力更是暴增。

    況且修習武藝,勤學苦練是一方面,實戰同樣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項。

    學武十年,向淵雖和王沖上山搏殺過幾次野獸,但總覺得不過癮。

    獸不比人,與人交手才是向淵一直渴望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向淵也希望能夠借此機會,試一試那青僵尸身的威力。

    弄清楚僵尸牙鏈究竟能夠把自己的戰力增幅多少!

    沒想到向淵的態度這么堅定,向文棟架不住向樂山和向北辛的目光攻勢,隨即無奈的點了點頭:“好吧,此事就這么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

    向家的車隊緩慢的行駛在廣陵通往松河的山路上。

    廣陵與松河相距約三四百里地,車隊正常速度,兩天左右就能趕到。

    但是因為一路上都是山道,為了安全起見,晚上便不能趕路,所以路上耗費的時間要長一倍。

    向家這次往松河運送的是整整四車的土褐菇。

    這種菇類,味道淳厚,與河鮮一起搭配能夠最大程度揮發其鮮味。

    但因為這種土褐菇對于生長條件很苛刻,只有廣陵附近的一座彎溪村有種植。

    所以每年都是由向家統一采購,然后發往臨近的城鎮。

    靠坐在帶頭的一輛貨車上,向淵半闔著雙眼掃視著四周。

    這一次為了保證運送貨物的萬無一失,不僅他親自出面,同時向家還派出兩名護院陪同。

    這兩人分別名叫趙享和李振。都是王沖培養出來的,手頭上也有些武藝。

    雖說不比向淵這樣的三流高手,但也能獨自對付三四個壯漢。

    據向家的情報,那伙劫道的山匪人數并不多,也就十來個人。

    除了領頭當家的是個好手,其他的都是些蟊賊,長年風餐露宿,真打起來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。

    馱著貨車的盤牛緩慢徐行的走在山道上,天色明媚,向淵靠坐在頭車上。

    有些刺眼的陽光散在了他的臉上,讓其不自覺的瞇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這邊車隊正走著,被向淵派出去先頭探路的趙享和李振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發現嗎?”目不斜視,向淵輕聲詢問。

    “回少爺,并沒有什么異常。”身材瘦長,雙手奇大的趙享誠聲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們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點了點頭,向淵對于這次的押送并沒有什么擔心。

    據王沖所說,江湖上的練武人雖然不少,但是真正能入流的卻不多。

    哪怕是普通的三流高手,都可以在軍中混到一個不錯的職位。

    一流二流高手更是朝廷大力招攬的目標。

    所以那群山匪的頭頭,頂天就會是個三流高手。

    因為更高層次的高手走到那都是享受一方仰視的存在,他們的尊嚴也很難讓他們落草為寇。

    既然對方最多就是三流高手,向淵自然也就不用擔心什么。

    且不說身上的兩件裝備,單論實力向淵也不虛對方。

    真要是死戰起來,有著恢復指環和僵尸牙鏈的向淵,勝率絕對能碾壓對方!

    心中無畏,對于這次押送向淵也就看的很輕松,一路上除了拍趙享李振去探了探路,便一直坐在頭車上閉目養神,等著那群山匪出現。

    很快,夕陽西落,黃昏霞起

    山路崎嶇狹窄,為了安全起見向淵下令就地休息

    找了一處平坦的位置,隨行的伙計們開始搭帳篷,埋鍋造飯,解下盤牛給它們喂草喂水……

    很快,通明的火光驅散了黑暗帶來的寂靜恐慌,伙計們相互協作,用隨身攜帶的食材和車上的土褐菇煮出了一鍋香濃的蘑菇湯

    湯好了,趙享先給向淵盛了一碗:“少爺,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輕嗯了一聲,向淵接過趙享遞來的蘑菇湯:“你們也快些吃,大山的夜里不安全,要謹防萬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少爺。”點頭答應,趙享隨即轉身和一眾伙計們分食起來。

    端著碗走到一旁,向淵凝望著銀色映輝下寂靜的黑色山林。

    “嗯?”剛把碗湊到嘴邊,一縷蘑菇湯的香氣竄進了他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這湯……壞了!

    雙目猛地瞪大,向淵迅速轉身朝著正在分食蘑菇湯的一眾伙計和趙享李振大喝道:“別喝,湯里有毒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聽到向淵的大喝,趙享李振和一群伙計詫異的回過頭,可就在這時一股猛烈的眩暈感已經蔓延到了他們的全身。

    咚咚咚

    沉悶的摔倒聲后,除了向淵外,整個車隊的所有人都毫無知覺的倒在了地上,除了一個人……

    緩慢的從大鍋后面站起來,一名穿著向家伙計服飾的男子疑惑的看著向淵:“你是怎么發現湯里有毒的?”

    啪的一聲將手中的碗摔碎,向淵面露陰沉朝著那人走去:“這些下人沒吃過土褐菇,可我卻是已經吃膩。

    土褐菇性質溫熱,不能與寒性食材同煮,否則便會有一股極淡的土腥味。

    方才鍋里煮的東西我都看過了,都是些普通食材,并沒有寒性的。

    那唯一的解釋,就是有人在湯里加了別的東西。

    你是那群山匪的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微笑著鼓起掌,那名假扮向家下人的男子滿臉欣賞的看著向淵:“向家三公子,果然不同凡響。

    不僅武藝出眾,心思更是細如發絲。”

    “少廢話,叫你的人出來吧。”近一米九的魁梧身材在火光的映襯下,讓向淵的臉籠罩在一片陰影下,憑增了幾分森然的威嚴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廣陵第一高手,確有幾分膽色!”

    一旁的一片山坳密林里,一名身材與向淵不相上下,但是氣息更加野性的男子帶著十多名山匪徐徐走出。

    “皮先生,這次可多謝你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你易容混進向家的隊伍,撂倒了這些人,老鄭我還真不敢動向公子。”因為臉頰的一處刀疤導致了笑容有些僵硬,鄭高飛嘿笑拍著那假扮向家下人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首領哪里話,這向淵乃是向家的三公子,咱們若是能把他活捉了,定要換來一大筆贖金!”眼里透著精光,皮漢秀冷笑道

    “哈哈哈,甚好甚好!”肆意的大笑著,在鄭高飛的眼里向淵仿佛已經成了一大堆耀眼的銀子。

    看著已經在肆意討論自己究竟能換多少錢的鄭高飛一群人,向淵深呼了一口氣,腳下猛地一蹬,身如狂風撲向皮漢秀。

    眼角寒光一閃,見向淵撲來,鄭高飛冷哼一聲,一招提手上翻朝向淵的肩膀打去。

    滿臉狠厲之色,在鄭高飛訝然的目光下,向淵不躲不避的直接撞上了他的鐵掌。

    咔嚓一聲,向淵的肩膀發出了一聲錯位的悶響。

    而這位向家三公子竟硬扛著鄭高飛的一掌,擄走了皮漢秀。

    肩膀被鄭高飛一掌打的脫臼,向淵裂開一嘴森白的牙齒,把肩膀狠狠一提,咔的一聲又給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清脆的骨骼碰撞聲,聽得一眾山匪都后牙發酸。

    “你挺聰明啊,混進我向家的車隊下毒,還會易容術,當真是個人才。”

    輕拍著皮漢秀的肩膀,向淵森寒的語氣,讓皮漢秀后背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被向淵掐著脖子,他剛才的那股得意勁早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是殺了我,你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你放了我,我保證不會動你,我們……只是求財。”掙扎著勸說向淵,皮漢秀牙齒打顫,連一句話都說的斷斷續續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求財嗎?”

    看到向淵語氣松動,皮漢秀趕忙點頭:“真的真的,我們只是求……呃!”

    隨手甩開被他捏斷了脖子的皮漢秀,頭一次殺人,可向淵卻沒有感到一絲的罪惡感。

    狗東西,憑你也配威脅我?

    看著地上還在不斷抽搐的皮漢秀,向淵嘴角浮現了一絲獰笑,抬頭看向鄭高飛一群人:“接下來就是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被向淵那如惡鬼般的眼神震懾,不少山匪都面色一白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察覺到身旁被向淵嚇退的山匪,鄭高飛輕哼一聲:“口氣倒不小,鄭某領教你的高招!”

    狂風驟起,怒喝震耳!

    向淵與鄭高飛皆是練就手上功夫的高手,向淵的搏虎手傳自王沖,兩臂齊齊發力五六百斤的重磨也能掀飛。

    而鄭高飛則以一手鐵掌聞名,勁力上雖不如向淵,但一雙手卻如鋼似鐵,兩尺厚的青石板一掌下去也能拍給粉碎!

    兩道魁梧的身影轟轟的撞在了一起,向淵上前就一擊黑虎掏心,直取鄭高飛的胸膛!

    眼角厲色一閃,鄭高飛左手擋在胸前,右手帶動了陣陣惡風朝向淵的左肩拍去,赫然是打算讓向淵傷上加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
pk10最牛稳赚计划群